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
虽然后来者居上了一个实力选手但是架不住又被

来源:未知 发表时间:2018-08-26 19:48
 
    “我反倒是对于他掏出来的那块糖十分的感兴趣!”
 
    “你们有没有觉得,那个黄黄的糖纸抱着的糖好像特别的好吃?难道你们都没有注意那两匹马为了一块糖的互动吗?”
 
    “哈哈,对啊,我刚才看到仙人掌吃的那个表情,我都馋了。”
 
    “求问糖果的原产地以及名称。”
 
    “肯定是中国啊,网上看看啊!”
 
    也不知道淘宝有没有开通迪拜人民的糖果供应业务。
 
    但是就从这一刻起,顾峥和他的马以及手中的糖就在迪拜火了起来。
 
    因为救人耽误了不少工夫的顾峥,此时并没有急躁。
 
    在后半程的最后一个监测点之前,他反倒是将奔跑的时速正式的提高到了40公里/小时。
 
    这对于长途跋涉了半天的马儿来说,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 
    但是劳逸结合的大风,就是这般得意洋洋的嚼着十分难吃的糖,一边超过了一批又一批的它看不上的马匹。
 
    监测点就在前方,那里有好吃的大虾酥,若是运气好,还能找到两块没有化掉的高粱饴呢。
 
    这种齁甜齁甜还黏牙齿的饴糖……却是古怪的大风的最爱。
 
    等到他们用令人目瞪口呆的速度抵达到了最后一个监测点的时候,坐在一旁休息专区小板凳上的姜越都惊呆了。
 
    “我去,顾峥,你行啊,在中国选手当中排名第一了,若是最后阶段不出状况,一个完赛奖的奖金你就拿到手了啊。”
 
    “让我瞧瞧排名去!”
 
    “我去!啥!30名了!”
 
 666 得了第几?(盟主浅浅烂打赏加更四)
 
    可这是吃了啥枪药了?
 
    可是顾峥接下来的话让姜越却是更无语了。
 
    “啊,才30名啊,我原本的计划是跑到前二十名,在最后的阶段没有检测的要求时和大风来个冲刺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运气不错,一个前六是没跑,若是努努力,前三也是没问题的。”
 
    “也怪我们俩倒霉,路上净碰上事故了,我刚救了一个挂着001号的号牌的骑手,否则,也不可能这么靠后才抵达的。”
 
    对于顾峥的不满,姜越是无语的。
 
    但是待到他听完了顾峥晚到的原因之后,他的声儿都开始打颤了。
 
    “你刚才说你救的几号的选手?”
 
    “001啊,咋了?”
 
    “我去!”听到这句确认,姜越一把就抱住了顾峥的肩膀,在奋力的拥抱了一下之后,才重重的将其给放了开来。
 
    “顾峥你发达了,这一次不管你得了第几名,你都发了!”
 
    “这事我要好好想想,怎么处理,不能做的太刻意!”
 
    看着一瞬间就变成了又蹦又跳的蚂蚱状态的姜越,顾峥还是一头的雾水呢。
 
    “我说,你这是怎么了?”
 
    “顾峥,这事你甭管了,就安心的比赛,平常心态,越淡定越好。”
 
    “这事你交给我来操作,你是信任我的吧?顾峥?”
 
    看着姜越难得的严肃了起来,顾峥也一并认真的点点头回到:“好!我十分的信任你,你就放手去做吧。”
 
    “但是在此之前,你先给我抓把糖!大风断粮了!”
 
    “哦!哦!哦!”
 
    忙不迭的姜越,就将两大口袋的糖果一并给送到了顾峥的背心的外兜里,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自己签下来的好运动员,就看着该名同志……
 
这就将大风送到了检查台前面去了。
 
    “滴,马匹状态良好,233号运动员可以即刻出发。”
 
    一旁早先于顾峥抵达的选手,自己的马匹还喷着粗气,差点口吐白沫了,这后边来的这么晚的人就这样出发了?
 
    这不科学!
 
    一个不信邪的选手将自己看似平静的马匹也给牵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滴滴滴!心率检测过快,超过了大赛组委会的规定,现在选手有两种惩罚可以选择,一是认罚十分钟的比赛时间,十分钟之后才允许继
 
续监测,或是认为自己的马匹已经到达了极限,现在就退出比赛的现场。”
 
    这位可怜的倒霉蛋,将脑袋无助的一耷拉:“我认栽,十分钟之后再来!”
 
    得了,原本排名第23位的选手,完美的将其位置让给了后来者居上的顾峥了。
 
    这其后的几位选手,原本已经离开了凳子的屁股……则是再一次的落了下来。
 
    咱们还是再等等吧。
 
    前车之鉴就在眼前,虽然后来者居上了一个实力选手,但是架不住又被罚下去了一位领先的选手,不进不退,咱们名次保持的很不错啊。
 
    人类的自我安
    这迪拜国王杯马术耐力赛,是业界比赛当中十分具有含金量的一场国际性的赛事。
 
    在该项赛事里所取得成绩的高低,可是与能否参加亚洲国际邀请赛息息相关的。
 
    只有在这种赛事之中成绩越好,才越有机会拿到免试的著名骑手的资格,直接进入到亚洲赛的主赛场,来一展自己的风姿。
 
    可现在是个怎么个情况?
 
    这些年近三十,甚至是已经在这个赛场上骑乘了十多年的中年选手,现在却是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,来自于中国的黑马,给全方位的碾压
 
了过去。
 
    比速度,人家愣是拖着自己的马差一点跑虚脱了。
 
    比耐力,那马背上的小子,身上除了挂了一个给马应急时候饮用的水袋之外,竟是光着膀子轻装上阵了。
 
    比经验?